快讯 必看 热点 智慧 焦点 观看 推荐 趣味 百态 即时 精选 要闻 追踪 新事 最新 社会 荐闻 一周 视野 综合 滚动 围观 点击 数据 新知 分享 深度 真相

热点

首发中文版:巴菲特投资苹果一手采访细节及对中国最新看法!

来源:http://www.hgfx0088.com编辑: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4
摘要:现在明确的是,许多股票目前都受到贸易谈判的压力,那么这种局面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今天苹果的股票就明显受到冲击,我们来看看对应的走势图,上周五收盘价211.75美元,而今早的买方报价是204.91美元,卖方报价为205.10美元。这是因为中国是构成苹果体系的重

  现在明确的是,许多股票目前都受到贸易谈判的压力,那么这种局面会带来什么影响呢?

  今天苹果的股票就明显受到冲击,我们来看看对应的走势图,上周五收盘价211.75美元,而今早的买方报价是204.91美元,卖方报价为205.10美元。这是因为中国是构成苹果体系的重大部分吧。

  蒂姆·库克(Tim Cook)在上周披露的最新财报里提到过公司整体运营情况是如何改善的,而他这周也第一次到奥马哈来参加伯克希尔·哈撒维的年会了。

  对伯克希尔而言,苹果是它股票投资组合里面最大的持仓,反之伯克希尔则是苹果的第三大投资方。

  因此,我有机会能面对面地问一问蒂姆·库克,当伯克希尔首次买入苹果股票的时候,他是怎么发现的,又对此有什么感想。

  蒂姆·库克:我发现这件事情,是因为持仓报告(13F)归档的时候有人转告我了,所以应该跟你差不多。

  接着我心想,“哇,这也太酷了。沃伦·巴菲特正在投资苹果啊。” 当然,我们欢迎任何股东,但宗旨永远是长期经营。

  所以,在股票上获得了最终的长期投资人这件事情真的太酷了,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彼此利益是相通的。

  但话又说回来,很久之前我就认识沃伦了,只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当时就在观察苹果了,显然他们是秘密地以自己的方式在这么做的。

  贝基·奎克:当你们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办公室里是不是讨论开了?大家有没有开始击掌,有没有人开始说“哇,真的假的呀?”之类的?

  蒂姆·库克: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感觉就像是被认可了,而且同时也是我们的头衔和荣誉。

  这可不是随便就能得到的东西,我想说,在投资苹果的可不是别人,是那位沃伦·巴菲特啊!这感觉确实太棒了。

  而且我觉得公司内部都有一样的感觉,因为大家都知道,沃伦明确地提过他没有投资过科技公司,也不会投资不了解的公司。

  因此,他显然是以不同的视角将苹果视为一家消费者公司了。这让我觉得真的很特别。

  贝基·奎克:沃伦,听完这个你有什么想法吗?当时我跟你说过我们会聊到蒂姆怎么发现伯克希尔买入这件事情的时候,你可是说“不错,我想听一听这个故事”的。你从来没有跟他聊过这件事情吗?

  沃伦·巴菲特:我们之间没有单独为这件事情聊过。不过这么些年我还是比较了解他的,每年我见他至少一两次,还跟他有过几通电话,寄过一封信。

  几年前我给他寄了篇马丁·路德·金的演讲稿,虽然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内容特别精彩,我觉得他会喜欢的。

  但是伯克希尔买入苹果的时候,我并没有给他打电话,我们在买东西的时候会尽可能地保持安静。

  贝基·奎克:但中国还是苹果很大的一个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年初和去年底苹果股票一直承压的原因。

  上周的财报电话会议听起来就像是大家一致认为中国的形势在往好的一面发展,那今天的消息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沃伦·巴菲特:其实,最重要的是同中国未来三五年甚至十年二十年间的关系。当然,目前有人在做傻事,但我很难想象这会持续很久,尽管它们可以这么做。

  我想说的是,对形势的误判、对自身实力的自负又或者无谓的民族自豪感之类的东西,都有可能导致发生。

  所以贸易摩擦升级的可能性也存在。不过我不认为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我知道它是不应该的同时也是小概率的事情。

  但是假如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它对伯克希尔的影响会很恶劣。所以老实说,这不是苹果自己的问题。

  这种事情会对美国跟世界经济产生极其负面的影响,还会带来连锁反应之类的后患,所以我判断它是不会真的发生的,但是我并不认为概率为零。

  贝基·奎克:你现在说它对伯克希尔旗下的几乎所有业务都是负面的,但因为在贸易摩擦中过于前沿跟中心,苹果的位置就非常独特,甚至可能在某些事情上已经成为了潜在的目标,你认为苹果有没有特殊的风险?

  沃伦·巴菲特:这么说吧,拿我们在爱荷华州的电力公用事业举例,相对于其它类型的公司,它显然受到的影响就很小。

  但这里面又涉及到涟漪效应,那如果身处在经济衰退之中,那最后几乎所有事情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并不认为打贸易战是件理智的事情。

  沃伦·巴菲特:因为苹果在回购股票,这种时候我们一分钱也没花,股东权益还提高了。你也很清楚的,我太喜欢这种事情了,而且显然在X的价位买入要比2X的价位好。

  贝基·奎克:苹果称已经重新授权750亿美元用于回购额外的股票,这背后跟你有关系吗?换个说法,你是赞成这么做的吧?

  贝基·奎克:那我们就股票回购的话题再多讨论一下,不仅仅是苹果的股票,而是更广泛一些的,因为这也是这个周末在年会上出现得较频繁的一个问题。

  沃伦·巴菲特:股票回购可以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也能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事情。

  这两者我都见过,但它们只能算…回购股票对我们来说就跟持有公司一样。某个价位进行回购可能是愚蠢的,而另一个价位进行回购反而可能是明智的。

  我特别喜欢投资于那些清楚这一点的公司。很多公司只知道不停地回购,你也知道,因为这是件该做的事,而且不少股东跟公司经纪人都建议这么做。

  贝基·奎克:好的乔,非常感谢。那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有请沃伦·巴菲特。沃伦,我们之前一个小时提到过对中国的关税可能给各大公司以及伯克希尔造成的影响。但你现在看着的是今早股票市场500点的下跌。

  对那些刚醒过来就得想着弄明白这一切对自己、投资组合以及公司运营意味着什么的人来说,我敢说他们现在一定一肚子疑问。

  你有什么建议给他们吗?当你看到这样的市场的时候,南城中学你会说些什么?我猜道琼斯指数现在下跌了460点。

  沃伦·巴菲特:这么说吧,假如你拥有一间农场,因为早上看的报纸新闻,你开始担心要不要把它卖掉;

  或者你在自己的镇上拥有一家相当不错的公司,你开始考虑要不要易手,觉得自己应该担心今天要不要卖掉你的公司;然后,你还认为应该想一想要不要交易掉自己的股票。

  但是,如果你把股票视为你持有公司的一小部分,为什么只要有任何类型的大新闻,你据此就得把它们卖掉呢?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期望一家公司或者一间农场甚至是一栋公寓在十年后成为一笔很好的投资,又假如你持有一类有价证券,而它代表了一家公司的权益,同时你期待这家公司在十年后能够运营得蒸蒸日上。

  那么,对于股票单日的涨跌感到悲喜就毫无意义了。除非你还有剩余的资金,这样股价下跌了你会因为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入而感到更好。这就跟你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邻近的农场一样,你要是农民肯定会喜欢这样的事情的。

  (树我直言:巴菲特的回答很棒,只要资产本身的长期现金流没有变化,资产价格的波动根本无需在意,需要在意的是资产的产出-盯紧现金流!)

  但这一次,特别是对于农场来说,如果我是一名农民,我可能会变得特别担心,因为我得反复斟酌要不要种大豆,考虑这一次能不能赚到足够的钱弥补亏损。(注:Becky的质疑更棒,长期现金流可能真的受到影响了喔!)

  沃伦·巴菲特:嗯,的确,各行各业整体上得到振奋,市场环境也有所改善,但是农民们确实同这些无缘。

  因此,在我看来,我们的经济已经提振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从金融危机复苏以来已经差不多八九年了,各个行业都在好转。商业利率维持着低水平。公司股价也都涨上去了。

  但是农民们却没能以同样的形式参与进来。大概我不应该举那个例子。但是假如你持有着一家不错的公司,当然我指的是你持有一家公司的股票,你不会选择买入一只时刻波动的股票,对吧?大家其实都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当股价跌下去了,大家的反应就像股价下跌等于坏消息一样。如果你拥有一家很好的公司半数权益,而拥有另一半的人找上你了,他们对今天的头条新闻感到沮丧;他们说,“我要把我的那一份以比昨天便宜得多的价格卖给你,因为我认为这整件事会把世界毁了。”

  你只需说,“嘿,我希望你不要那么沮丧。但如果你以更便宜的价格卖给我的话…你要知道,五年甚至十年后,这家公司还会在。”你不会知道三五年甚至是十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但你很清楚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经济会持续发展下去,各行各业也通常会不断进步。所以如果你持有着不错的公司,你会赚钱的。

  (树我直言:侧面回应了Becky,也暗示了:农业这生意现金流本来就不咋地,大环境不背锅)

  贝基·奎克:那是个很棒的长期视角。但就短期而言,除开股价,对季度收入、部分项目账款支付甚至是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也要考虑的公司,可能在中短期会受到相当大的影响。

  沃伦·巴菲特:嗯,你得记住一点,伯克希尔自己的子公司显然判断过关税可能提高,它们早已增加库存了。

  我的意思是,你做商业决策是一回事,但如果你持有一家好公司,你是不会想着把它交易掉的。而且你必须—假如你持有一家公司长达十年,你会看到很多可怕的大新闻。

  你可能记得,我在1942年买进了我的第一家公司,而他们没有注意到我买进了,你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各类头条新闻有多糟。

  而且放眼世界,你清楚的,当时菲律宾眼看就要丢掉了。我们正在一步步输掉这场战争。

  但是美国…你的孩子们会比你过得更好。南城中学而你的孙子孙女辈也会比他们过得更好。

  一般来说,生产性资产在这个国家的价值会慢慢增值。如果你持有多样化生产性资产的组合,只要你不读报纸,你的投资会越来越好。

  (树我直言:信息时代的病从口入,需要严格控制进入大脑的信息,减少那些垃圾信息和有毒信息的污染!)

  贝基·奎克:虽然你一小时前确实说过,道琼斯指数下跌约500点时的抛售并非不适当的抛售,但如果我们线%这一步……

  沃伦·巴菲特:嗯,这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不恰当的。我的意思是,在一天、一周甚至是一个月内进行股票交易是我最不擅长的。

  贝基·奎克:照你这么说,按今天市场的行情来看,要是你发现价格更便宜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你将更多地买进这只股票,哪怕上周已经买入不少了?

  沃伦·巴菲特:是的,这里面的部分股票可能会出现更低的价格。对于股价下跌,我的反应永远是好的。

  如果我想买一家公司,如果我可以买下我们目前所处的这家酒店,他们降低了价格,这对我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呢?

  我是说,如果我喜欢买酒店的话。所以,有些人明白,有些人不明白,但当你买一只股票时,你买的不是摇摆不定的东西,不是图表上的东西,也不是有目标价的东西,你买的是一家公司的一部分。

  如果这家公司你买对了,你就没有付出疯狂的代价;只要你自己不做傻事,你对股票也不会看走眼的。

  贝基·奎克:近期你们两位都对我们提到过,考虑到直接收购一家公司涉及到的溢价,目前各家公司的价格都太高了,现在还是这种情况吗?

  沃伦·巴菲特:是的,在收购公司上,那些靠着别人的资金参与进来的人,他们有意愿也有能力借到更多和更少附加条件的资金,他们对价格并不是特别敏感,所以竞争非常激烈。

  查理·芒格:没错,所以对我们来说这样的竞争真是太可怕了,而且情况每年都在变糟。

  沃伦·巴菲特:这应该算是非主要原因吧。另一方面,你也知道我更愿意持有普通股票而不是国债,当然这是因为在我看来股票比起国债基本就是投资的最终选择。

  以前我们谈过国债收益率和对应的重力,当国债收益率非常低的时候,拉低股票的重力也就很低,而这也适用于当下的情况。

  我们宁愿持有美国公司,也不愿意拿着30年期3%年化收益率的国债。而在投资界,人们却总是选择后者,但持有股票实际上在很多情况下都是非常明智的投资。

  贝基·奎克:我们来看一看近期IPO上市的几家市场热度很高的公司吧,虽然它们并不是都很出色,但还是有几家不错的公司的。

  这周优步(Uber)就上市了,这也是目前来福车(Lyft)的股价备受压力的原因。

  沃伦,这周末你也提到过18个月前曾经研究过优步,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对它此刻上市你有什么想法吗?

  沃伦·巴菲特:是这样,因为我研究过优步,南城中学所以现在我真的不想讨论它,而且相比其它公司,我对它的上市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我想说,这54年来伯克希尔从来没有投资过IPO…世界上最值得投资的,是具备完善的销售激励措施、高佣金提成,而且还会逐步唤起动物本能的公司。

  而且要我说,它比起那些因为没有这些制度而缺乏交易欲望的公司要好得多,尽管同样的资金我们可以买更多这样的公司。

  (树我直言:这是在讽刺华尔街,那帮人为了赚佣金,啥都敢干,充满了追逐利益、趋利避害、追涨杀跌的动物精神,二人组永远在做的是远离这种动物精神,并利用动物精神)

  沃伦·巴菲特:是呀,但这怎么可能呢…在特定的某一天里面你能买到的最好的东西一定是被周围所有人推着走的,所以这完全说不通。

  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们买下来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但总会有比单次发行更好的东西。

  假如你在投资上做了一项决定,而且你在可见的所有选择里面看不到比它更好的,这背后的佣金分成可能已经降低了。

  说明白一点就是,股票营销员最高佣金提成来源于最新发行的股票。所以,既然这些东西背后有这么多的推手…那我们还是喜欢买那些没有人会因为卖给我们而赚一分钱的东西。

  (树我直言:这是个代理人的问题,代理人的利益和购买者的利益可能是不一致的,需要高度警惕!)

  贝基·奎克:查理,这里面的一些公司,当然我们不谈优步跟其它公司比起来如何,但它们很多的IPO非常晚。

  它们已经募集到大量的私人资本将公司推动到IPO环节了,但本身依然处于巨额亏损状态,还需要更多的资本。

  查理·芒格:可能比你说的还要更糟。这些公司里面对每一轮的融资都有偏好,所以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公平的融资轮次,现代金融的谎言太多。

  贝基·奎克:那你认为这些公司怎么样?我这么问是因为目前不管是观望中还是研究中的散户投资人有很多,他们都感觉到这背后的狂热了。

  沃伦·巴菲特:每当你买入一只股票的时候,比如以通用汽车为例,我们姑且假设它的股票价值略低于14亿美元。

  而你应该能拿出一页纸,说‘我要拿560亿美元买下通用汽车,因为以下几点…’。

  要是你既没办法给出自己的逻辑,又不能把它写清楚,你不如去重新考虑买的东西。

  就好像假如你要买下伯克希尔,你就得讲明白‘我要拿5000亿美元买下伯克希尔·哈撒维,因为以下原因…’,

  然而这背后的逻辑你根本是写不出来的,而且可不能是因为‘我的邻居觉得它会涨上去’或者‘今早大家都在CNBC上面讨论这件事情’之类的理由。

  (树我直言:巴菲特说过如果不做投资,可能会去做记者或者教师。做一笔投资前,你能否像记者一样,写下一篇逻辑完备,理由清晰的分析文章?如果没有依据,不能投资!而且这种理由绝不能是因为价格涨了。)

  沃伦·巴菲特:就是这样。这些就是你应该回答的问题,就好像你去采购日用品或者其它东西的时候,你能够给出自己的理由一样。

  现在,假如你没办法对一件可能花费自己多年积蓄的事情给出答案,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贝基·奎克:周末的年会上,你们两位在台上说了点悄悄话,虽然后面你们没有继续讲下去,但现场的很多股东都听到了。

  在这里我想我们可以接着那个话题展开一下,当时你们提到冰雪皇后 (Dairy Queen) ,说虽然在中国的业务不大,但确实已经扎根了。

  贝基·奎克:对于冰雪皇后来说,这业务已经很大了,当然以伯克希尔的体量来看就不见得了。

  沃伦,当时你的原话是‘如果那笔交易做成了,我们在中国的业务早就拓展得更大了’,虽然你是跟查理说的悄悄话,但还是透过麦克风传到会场里面了。

  (树我直言:二人组悄悄话的核心,是他们总是想着如何把中国的业务做的更大更多!)

  沃伦·巴菲特:我们并不是要把冰雪皇后发展成全球巨头,而且中国规模较大的很多家公司我们都研究过。

  你也知道,我们已经在中国做过不少事情了,而查理本人做得更多。这也是合乎逻辑的做法,就我们的资本而言,美国以外的大型市场将会是我们最可能布局的地方,而中国很明确会成为这里面最大的市场,会有很多机会在那里。

  在我看来,要是中国公司要在全球范围内募集资本,那伯克希尔会是这里面比较合理的对象。

  贝基·奎克:就伯克希尔的经营而言,目前的这些贸易谈判对公司和你个人的投资有什么影响吗?因为你们都有独立的大型投资组合。

  贝基·奎克:查理,我也知道你特别关注中国。南城中学贸易问题有可能会降低你对投资中国的热情吗?

  (树我直言:全篇最重要的两个字“不会”!头寸,才是对思想最深刻的表达!)

  沃伦·巴菲特:说真的,它并不会有太大影响。要是今天我们接到哪家了解而且喜欢的中国公司的电话,同时它还在募集资本,那我们会非常乐意接它的电话的,而且我们还会一直跟进看看会发生什么,那对我们来说会是非常有趣的。

  (树我直言:巴菲特不是说笑,他线分钟就会做出投资决策,欢迎广大优秀的中国公司致电垂询:)

  译者:林蔚然,出身翻译家庭,高中留学英国,目前在斯旺西大学中英翻译继续深造;多年来定期翻译《经济学人》、《高盛年度展望》等知名期刊、报告;曾参与2019年度巴菲特股东大会;参与耶鲁基金会路演同声传译。

标签:南城中学(4)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fx0088.com/a/redian/20190714/53184.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