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必看 热点 智慧 焦点 观看 推荐 趣味 百态 即时 精选 要闻 追踪 新事 最新 社会 荐闻 一周 视野 综合 滚动 围观 点击 数据 新知 分享 深度 真相

推荐

顽童时代

来源:http://www.hgfx0088.com编辑: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17
摘要:丽丝是个聪明出奇的女孩,也一个不折不扣的捣蛋鬼,她和孩子们学苏联英雄集体吃蚂蚁卵、在课堂上给睡觉的同学画大花脸、滚铁环、斗蟋蟀但是她又那么富有正义感,她救过奄奄一息的小孩;帮助过讨饭的难民 这就是新世界出版社日前推出的中国版的窗边小豆豆《顽

  丽丝是个聪明出奇的女孩,也一个不折不扣的捣蛋鬼,她和孩子们学苏联英雄集体吃蚂蚁卵、在课堂上给睡觉的同学画大花脸、滚铁环、斗蟋蟀……但是她又那么富有正义感,她救过奄奄一息的小孩;帮助过讨饭的难民……

  这就是新世界出版社日前推出的中国版的“窗边小豆豆”———《顽童时代》。我们为您摘选一段集体吃蚁卵的故事。让您重温已经逝去的童年的快乐,体味那曾经的天真烂漫的岁月。

  在“英雄主义”的驱使下,孩子们崇拜英雄、学习英雄的热情高涨,但是在那个还不太明白事理的年龄,“我们”往往有惊人之举,比如集体吃蚂蚁卵这种事……

  也许是随了各自爹爹的缘故,大院里的孩子,几乎人人尚武好斗,且顽皮异常,又几乎都不去幼儿园的。部队里,军官的妻子们统称“家属”。几乎所有的家属都闲散在家,而又几乎所有的家属,都不能将她们那些精力旺盛的宝贝蛋牢禁家中。

  孩子自有孩子的世界。小一点的,自有三两一伙、四五一群,下地抓抓蟋蟀,上房堵堵烟囱;十来岁的娃娃就不一样了,他们偷马骑,偷车开,偷枪玩……,玩得带兵打仗的父辈们头痛欲裂。

  最终将孩子们管束起来的,还是那些十七八岁的警卫员、wenzhang通讯员。小伙子们将首长们的孩子按年岁分级,组织各种各样的比赛:摔跤、跑步、爬竿、讲故事。

  前三项,我兴味索然。我从不与同龄人斗力。因为爸爸说:“跟同龄男孩或跟比你大的女孩争斗,是最没出息的窝囊废。”而照警卫员们定出的“军事纪律”,我又绝不能分去大孩子一级,wenzhang才六岁多哩!

  五十年代初期,在那片充满阳光充满希望的土地上,人们祟尚的是英雄。我们心中的偶像,清一色,全是又年轻又勇敢、既高尚且简单的人。

  中国偶像,当然有被敌人挑在枪尖的放牛郎王二小,十三岁的王二小孤身一人将鬼子引进了八路军的埋伏圈;有“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刘胡兰;有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有用胸膛去堵机枪的黄继光……至于外国的,则全是苏联偶像:如卓娅、舒拉、保尔·柯察金。

  怪得很,小小年纪,我们想的不是如何好好活着,而总是憧憬如何壮烈死去。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理想的死法。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后院的五个孩子,他们发誓要学狼牙山五壮士,面对越缩越紧的包围圈,拔了枪栓砸了枪把,然后哈哈长笑,纵身跳崖……

  会议厅前有一棵硕大的黄桷树,枝杆硬朗,浓叶婆娑,可供好几十人乘凉清谈,四川人叫“摆龙门阵”。家属们各自端张小板凳,在日影里、月影里纳鞋底织毛衣。孩子们则分头寻了适意的树杆树根根坐了,诚心诚意地为自己或为朋友,争先恐后描绘就义的蓝图……偶尔为父辈走过时听了,尽管他们人人都有一章刀头舔血的历史,也不禁为儿女们这种狂热的赴死精神皱眉。倒是没人干涉。也许父辈们觉得:孩子们说说而已,反正死不了。聚在一堆探讨一下死亡的方式,总比小家伙们劈了树丫做弹弓,列了阵对射安全得多。嘿,谁知道这些老军人想什么呢!

  有个周末,照部队惯例,wenzhang操场上放起露天电影来。是个苏联片。我记得是黑白的,片名却记不清了———反正,不是叫《真正的人》就是叫《无脚飞将军》。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架苏联飞机被德寇击中,飞行员弃机跳伞,双脚受伤。他在森林里爬行了好多天,靠吃蚂蚁卵,在冰天雪地中活了下来。遇救时,双脚已坏死。医生将它们齐膝截去。克服种种困难后,他居然带着两条假脚,再度登机,激战蓝天。

  看完这个电影之后,黄桷树下,话题骤变:孩子们一致认定,漂漂亮亮地活着,比轰轰烈烈地死去,更令人心倾神往!于是,便想方设法,要仿效那无畏无惧的无脚飞将军。

  如何仿效?参军么?虽然我们年龄不齐,但参参差差,人人都缺了不同的一段;截肢么,不知何时何日才盼得如此机遇。“走!”也不知是憋急了的谁,振臂一呼,“到林子里练爬去!”

  一帮孩子便开始练爬,或往竹林或往蕉林,爬得个个都满脸伤,满身脏,越是艰难,便越是崇拜那位苏联英雄,越是五体投地向前进,一面拼命想象着自己的双脚早已坏死。

  那段时间,军营里的日子正常得不正常了:没人偷筲箕支麻雀,没人堵烟囱,甚至对任何一块窗玻璃,wenzhang都没人有雅兴去射穿……

  每天傍晚,大门哨卡就会有一番热闹:放学的,背了书包急急往那儿赶;学龄前的,立在那儿拉长脖子往盘山道上望。待两拨人一会合,“呜啦!”一喊,几十只脚,相跟相随,追命般练爬去了。

  那些练爬的日子,可忙煞了家属。天未擦黑,从食堂打回饭来,她们便走出户外,扯了嗓子,有板有调地唤着各家儿郎的名字,长长地,悠悠地,一声一声歌似的往林子里递去……

  终于被唤回家的未来无脚飞将军们,立即卸甲冲澡,然后立着,一声不吭。这时,家属们各自拿出棉签、小瓶儿(不外是些酒精、红汞、紫药水,她们结了队去医疗室讨来的。)开始东一横道西一竖地往孩子身上涂。饭后,把未来无脚飞将军的泥衣泥裤扔进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木盆,架块搓衣板进去,开始一边唠叨一边洗。天天这样。

  我从不参加练爬。这比爸爸要求我的要容易多了。我相信,如爸爸要求的那样:只要一只耗子能活的地方,我就能活。与其练爬,不如寻条菜虫喂我那四穴黄丝小蚂蚁。

  为了黄丝小蚂蚁,我平生第一次跟人打架,且大打出手,两败俱伤。原因就出在无脚飞将军身上。

  终于有一天,所有练爬的孩子都已确信自己能在森林爬行三日。练爬运动胜利结束。孩子们深感成功,又顿觉失落。

  大家很快便寻得些破碗残碟断码钉,相邀相约翻蚁穴,见天功夫,就将整个大院弄得坑坑洼洼起来。

  爸想也不想,就说:“会的。咦,你问这干什么?”我说,“不干什么,问一下。”就跑了。按照孩子们不成文的规矩,谁将事情泄露给大人,就是“叛徒”,叛徒将失去所有的小朋友。我决定参加吃蚁卵的壮举。

  第一个蚂蚁窝被翻出来了,欢声过后,立即哑然:太恶心了,那些卵!成千上万的小蛋蛋,密麻麻,惨白一堆垒着,一群蚂蚁慌慌张张,散去聚来……

  我直觉心头发怵。看看别的孩子,有人打寒颤,有人连脸上都起了鸡皮疙瘩。然而,对苏联英雄的崇拜毕竟使孩子们勇敢起来。刘团长的儿子,一个三年级小学生,咬着牙关,沉沉发誓道,“老子绝不临阵逃脱!”便一手抄起那堆白东西,连泥,连几只蚂蚁,一并愤怒地倾进嘴里,咽了下去,满脸视死如归般肃杀。

  以下,再翻出蚂蚁窝来,就没有人作难了。孩子们义无反顾,一人一窝轮着吃,个个脸上都呈着大无畏的神态。

  到我吃时,便偷偷在心中默念道:“耗子能活,我也能活;耗子能吃,我也能吃。”默念两遍,也吃了下去。虽然以耗子为榜样,未免亵渎英雄,但我终究完成了英雄完成过的业绩,就也释然了。

  蚂蚁卵子,一窝一窝被翻了出来,又一窝一窝,被吃了下去。终于有个周末,吃卵大队搜索到我家墙根,发现了那六个蚂蚁穴。

  对于黑蚁的倾巢覆灭,我无动于衷。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让那四穴黄丝小蚁惨遭横祸———一年多来,都是我喂我养。我们是朋友。

  大家坚决反对。反对我这种将人蚁友情看得比英雄主义更重的坏行为。大家都觉得,另寻蚁窝,是“贻误战机之罪”,对不起我们崇拜的无脚飞将军。

  大院的孩子都不善舌战。三言两语未能了断的争端,必以武力解决。于是,既然四窝蚁都在我保护之下,我就必须轮流与原本该吃这些蚁卵的四位朋友相搏。

  这是一伙在梦中都要血战沙场的军人后代,谁不曾练过几日拳脚?我们用断码钉在泥地上画了个大圈:谁被打出圈外,谁就输了。

  我的对手败下两名后,我依然微弓了腰,满脸鲜血地站在圈内,准备迎战第三名。

  第三与第四是孪生兄弟,只比我大几个月,平日练的,就是联手拳。他们招呼也不打一个,竟双双扑上来,左右夹攻跟我干。

  这下可乱了套!吃卵大队立即泾渭分明化作两军对垒:有人帮我,因为“双打一”不公平;有人帮他们,因为孪生兄弟是“正义之师”……于是圈也不用了,两边人马各自认明后,便拳打脚踢,混战一团。立着的固然红了眼拼命,倒下的又挣扎再来……

  大人们又好气又好笑,背的背,抱的抱,把这批苏联英雄的崇拜者统统押送军医院。

  爸爸把我从军医院领回来,进门就用皮带抽了我一顿。理由是,我的拳头不应该砸在自己人身上。

  我没有哭,也没有分辩。随后,他又细细问我,在单打时,我的拳是如何出的,对手的又如何……

  “坐禁闭”就是不许出门口。三天来,只要我偶尔走到阳台,便看见有小朋友在我家楼下徘徊。只要我爸出门,就有人来敲窗户。孪生兄弟用纸包了石头扔上来,纸上写着:“我们已经喂过黄丝小蚁了,放心。你的右钩拳很准。”

标签:wenzhang(7)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fx0088.com/a/tuijian/20190617/49984.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