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必看 热点 智慧 焦点 观看 推荐 趣味 百态 即时 精选 要闻 追踪 新事 最新 社会 荐闻 一周 视野 综合 滚动 围观 点击 数据 新知 分享 深度 真相

新知

连载 你这哪找来的姑娘也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

来源:http://www.hgfx0088.com编辑: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03
摘要:不管皇上如何说,这道圣旨确实存在,若是陛下不遵守,那便是不敬先皇,老臣自知罪孽深重,只希望皇上开恩,看在先皇的圣旨上,饶了老臣一命。 檀无心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满身狼狈的李匀,嗤笑一声:丞相罪无可恕,哪怕死十次百次都不足以告慰徐州百姓的

  “不管皇上如何说,这道圣旨确实存在,若是陛下不遵守,那便是不敬先皇,老臣自知罪孽深重,只希望皇上开恩,看在先皇的圣旨上,饶了老臣一命。”

  檀无心放下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满身狼狈的李匀,嗤笑一声:“丞相罪无可恕,哪怕死十次百次都不足以告慰徐州百姓的亡灵,不过丞相说的也有道理,毕竟丞相有先皇旨意在,若是皇上不顾这道旨意强行斩杀丞相,倒是落得个不敬先皇,不孝的罪名,既然丞相诚心悔改,那便依了那道圣旨。”

  帝王再次沉默,许久之后闭上眼睛狠狠地呼出一口气,下定决心一般的开口:“好,朕便看在先皇的面上,饶你一命。”

  李匀在此刻才真的是重重的出了一口气,他刚刚差点以为青桓会不管不顾的直接处死,差点以为那道圣旨护不住他。

  “李匀罪无可恕,看在先皇面上,降为三品御史,即日起,好生待在你的府中修身养性,自此不准踏入朝堂一步,李氏后人,男子不许入朝为官,女子不许送进后宫,把李匀给朕扔出皇宫,永不准踏进一步,朕劝你适可而止,毕竟先皇的圣旨,你不能用两次。”

  帝王挥手,侍卫再次上前把李匀给拖了下去,这次李匀没继续嚷,只是看着青桓的目光,恶毒的仿若能滴出血,剑桥大学三一学院而青桓,只是远远地朝着他嘲讽的一笑。

  “朕今晚只处置李匀,至于其他人,朕劝你们好自为之,要么别让朕抓住你们的狐狸尾巴,要么,就给朕好好的做事别有什么歪心思,李匀有先帝圣旨,你们可没有。”

  “好。”小丫头乖巧地点头,檀无心宠溺地摸着她的头,这一幕让身后的白絮,恨得牙都快咬碎。

  “你们是故意的吧?”坐在出宫的马车上,殷墨竹才看着闭目养神的檀无心问出了一直好奇的问题。

  檀无心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过几日我得出门一趟,你要不要跟着我一起?”

  “去哪啊?”在京城闷了很久了,一直都是青桓的身体拖着,已经给青桓扎了三次针,配合着她给的药,他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也在计划着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玩一下。

  带着殷墨竹去吃了顿饭这才慢慢悠悠的回府,回府就看到沐一站在门口,一见到他们就迎了上来:“主子,楚公子来了。”

  檀无心顿了一下,拉着殷墨竹就进去了,正厅中坐着一个墨色衣衫的翩翩佳公子,拿着一柄折扇,端坐着喝着茶。

  “你给我飞鸽传书,不是说还有半月才到?”檀无心人还未到,声音就先传了进来。

  楚季轻轻勾唇一笑,放下手中的茶盏,抬头就看到携手进来的两个人,目光一闪,轻飘飘地说:“沐一刚刚跟我说你被个姑娘给迷了心智,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哪里是迷了心智那么简单。”

  “那我先回去了?”殷墨竹看着他俩似乎有话说的样子,很有眼力见的打算告辞。

  “这姑娘你不打算介绍一下?”楚季上下打量着殷墨竹,明亮的眼眸里全是好奇。

  “殷墨竹,我……朋友。”檀无心朋友俩字说的很是奇怪,但是除了朋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俩的关系。

  “这就恼羞成怒了啊?”楚季一副没意思的表情,自己走到殷墨竹身边,挂着得体的微笑:“殷姑娘你好,我叫楚季。”

  “哦,你好你好。”殷墨竹毫不吝啬的扬起个大大的笑脸,转身就没忍住嘀咕了一句:“楚季,雏鸡,怎么有人叫这个名字,还不如叫雏鸭呢。”

  檀无心:……这丫头没事老爱嘀咕的毛病能不能改改?就算不能改,能不能学着小点声?

  殷墨竹一溜烟跑了,楚季才坐到檀无心旁边,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看着檀无心一脸的抱怨:“你这哪找来的姑娘,也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

  “行了,你个大男人还跟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家计较?”檀无心果断地选择护着殷墨竹,换来楚季的一个白眼。

  “办法是有,但是有没有都一样,根本无法实施。”楚季神色黯淡了下去,握着折扇的手紧的指节发白。

  “我走遍了各地,寻遍了万千名医,可都无疾而终,后来听说,蛇族有人能起死回生,不过也只是听说,具体怎么起死回生,无人见过,加上,蛇族十多年前就已经被灭,现如今,还去哪里找蛇族的人。”

  檀无心微微皱眉:“蛇族我也知道,也派人去查过,但是蛇族后人,确实是一个都找不到,前段时间,听说有人在黑风洞见过一个驱蛇人,十有八九是蛇族后裔,但是我派沐四去打听的时候,却让他给跑了。”

  “光凭会驱蛇,不能确认是不是蛇族人,无心,轻若没有多少时间了,若还是找不到方法救她,就真的再也没办法了。”

  楚季苦笑一声,想到那个骄傲跋扈的姑娘此时毫无生机地躺在冰窖里,他的心就疼得呼吸不过来。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fx0088.com/a/xinzhi/20190703/52180.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