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必看 热点 智慧 焦点 观看 推荐 趣味 百态 即时 精选 要闻 追踪 新事 最新 社会 荐闻 一周 视野 综合 滚动 围观 点击 数据 新知 分享 深度 真相

智慧

年近耄耋玩“煲机”这“发烧”发的 王纪人

来源:http://www.hgfx0088.com编辑: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7
摘要:儿子网购了一台金属蓝牙数码音箱送我,恰好多年来我的听觉功能一直处于过度闲置的状态,真可谓适逢其时了。也曾坐拥过大小两台音箱,可惜都先后出了故障,弃置了。现在终于来了一台新的,虽然此音箱非彼音箱,但可以与手机配对使用,凡手机上能够搜索到或已

  儿子网购了一台金属蓝牙数码音箱送我,恰好多年来我的听觉功能一直处于过度闲置的状态,真可谓适逢其时了。也曾坐拥过大小两台音箱,可惜都先后出了故障,弃置了。现在终于来了一台新的,虽然此音箱非彼音箱,但可以与手机配对使用,凡手机上能够搜索到或已储存了的音乐节目,都可以在此音箱上播放出来,其音响效果自然远超手机了。再由于体积小,份量轻,无线连接,使用起来也就更为方便了。

  唯一有点麻烦的是,为提高音箱的音质需要“煲机”。煲机的英文原意为老化测试、烧机模式。译为“煲机”倒是颇为贴切,仿佛粤人“煲汤”、做“煲仔饭”一样,要用文火慢炖细煮。火候到了,才能入味。刚购买的音箱,因其振膜簇新,缺乏韧性,所以需要用连续播放合适声音的方法和适宜的音乐,快速增强其振膜的机械性能,将音箱煲到最佳状态。音箱的音质,与振膜的性能关系甚大。说得再直白一点,煲机就是用在短期内轮番播放忽低忽高、忽弱忽强、忽徐忽疾、忽纯忽躁的音乐这种非正常的方式,来折腾包括振膜在内的器材,使其老化,从而导致各项参数趋向稳定。

  一开始适宜播放轻柔的音乐,凡中西乐器中钢琴、竖琴、吉他、大小提琴、萨克斯管、单簧双簧管、长笛、小号、圆号和二胡、琵琶、古琴、筝、笛子、尺八、箫乃至埙等演奏的曲子,都选择性地播了二三遍,每次长达五小时。这既是用文火在煲机,也同时在测试受众对不同乐器的喜爱程度。这种测试对张爱玲一类听者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她对音乐似乎存有很大的偏见。虽然她学过钢琴,也听过一些名曲,却自认“不大喜欢音乐”,尤其反感“凡阿林”(小提琴)。说“我最怕凡阿林,水一般地流着,将人生紧紧把握贴恋着的一切东西都流去了”“凡阿林拉出的永远是绝调”,是乐器中的“悲旦”。她认为“颜色和气味常常使我快乐,而一切音乐都是悲哀的”。显然,张爱玲重视觉、嗅觉而轻听觉,她嗜闻汽油、油漆、油哈气等对人体有害的气味,却对某些乐器存有偏见和误判。但不管怎么样,张爱玲说得蛮有趣的,只是调侃甚于理性判断罢了。

  在我听来,小提琴的音色音质与二胡有得一拼,它并非乐器中的悲旦,而更像青衣或小生,拉出来的曲子也更趋缠绵。所以把中国越剧《梁祝》中的曲调改编成小提琴协奏曲来拉,就成了绝响,简直是缠绵悱恻的立方,从而成为新的世界名曲,如用中国乐器二胡来拉反倒减分。任何乐器在优秀的作曲家和演奏家的演绎下,都可以表现人类多方面的情感,而非仅此一种。但比较而言,由于文化传统的影响,某些乐器更多地使用于欢乐热闹的场合,如唢呐;某些乐器固然也可以把激昂的情绪奏到极致,令外国小提琴家望尘莫及,但在多数情况下以表现委婉低回乃至悲凉的情绪见长,如二胡。箫则更由悲及丧。至于埙,朴拙抱素,仿佛自六千年前的远古穿越而来,那时世界多半还是洪荒一片,所以吹出来的声音低沉空无,令人叹为“听”止。几支埙曲听下来,便令我四顾茫然,乃至毛骨悚然,灵魂几近出窍。

  用正常音量播放不同风格的曲子,风格差异越大越好,这并不算难。因为我下载的音乐网站,乐库里各种乐器演奏的风格比较丰富。仅我几日来用耳朵“浏览”过的,就有流行、摇滚、民谣、电子、节奏布鲁斯、爵士、轻音乐、嘻哈、动漫、金属、朋克、新世纪、乡村、雷鬼、古典、拉丁、实验等,随时可以从中选择收入个人乐单。如果觉得不够,还可以键入需要的作曲家、演奏家、曲名曲风和乐器搜索。说实话,几天来为了煲汤、煲饭似的煲机,我几几乎“操千曲而晓声,观千剑而识器”了。说“几几乎”是为了避免太自夸,而且毕竟只是听听而已。但自出娘胎以来,或者追溯到受胎教(多半是因父亲听评弹)以来,还没有如此大规模、大面积地聆听过如此乐器丰富、曲目繁复、曲风多变的音乐。说因为煲机而饱尝了一席音乐盛宴,那是一点不为过的。

  褒机的第三环节,是用较大的音量播放快节奏的曲子。尽放更高、更快、更强的曲子,看似不难,问题是人的耳膜吃得消吗?我听煲机专用的白噪音,不仅快节奏,甚至无节奏,不问情由地一噪到底,一点乐感也没有。那就换成健身房音乐吧,听了几首,肾上腺素固然直线上升了,但我也就此打消此生该去买张健身卡练练的念头了。于是再换成朋克,而且是英国的,节奏飞快,都是高八度,频率也就快了一倍。这个节奏在听觉上尚可承受,但小心脏有点吃不消了。爵士乐一向爱听,因为要强烈一点的,就听架子鼓吧,就是敲起来很帅气、手脚并用那种。计有低音大鼓、军鼓、嗵嗵鼓、吊镲、节奏镲、踩镲、小牛铃、木鱼、沙锤、三角铁、吊钟之类。演奏家一个人玩,一点也不手忙脚乱,堪称乐界一绝。但打击乐如果流于炫技,就可能比其他乐器的炫技走得更远。因为按我的理解,它本来就以即兴发挥的技术流取胜,而大多数乐器的演奏毕竟有乐谱为依据的,不作兴把二胡曲《二泉映月》拉成《三潭印月》(《汉宫秋月》)吧。其实中国打击乐的资格更老,不少地方戏曲中皆有,称为“武场”。京剧打击乐以鼓板、大锣、小锣、饶钹四大件为主。我一般比较讨厌戏曲中的武场,小时候在剧场里可以用双手把耳朵捂住,大了不便作小儿状,只能靠毅力忍着。

  我对爵士鼓的感觉尚可,但如与摇滚结合就有点发怵,只见歌手在台上东蹿西跳、声嘶力竭,再配以重金属的音响助阵。台下的观众听得入港也就疯狂地摇晃滚动起来。摇滚摇滚,是台上台下一起既摇且滚的。我一般不会去摇滚音乐会现场,因为不摇就太煞风景,摇了又怕止不住。重金属与硬摇滚基本上是一回事,在上世纪70年代前叫硬摇滚,70年代后叫重金属。在音乐上以硬派风格为特征,歇斯底里般的吼叫、高分贝的音量和极速节奏,给人以狂躁症似的碾压感,乐者和听者从中获得受虐后的宣泄。我估计它的节奏每分钟超过180下,是正常心跳的三倍。硬摇滚或重金属音乐之所以引发近乎歇斯底里的感觉,我以为与物理共振有关,一曲重金属音乐的演出,可以造成全场人的物理共振,心跳提速趋同,血脉偾张,血流量加大,肾上腺素激增,从而达到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癫狂状态。对于我这种在静态中心跳就过快的人,显然是不宜参与的。我对节奏稍快的电声音乐颇感兴趣,觉得它们特别适合作为科幻、武侠、魔法、动漫影视的音乐。听来听去,还是觉得电视剧《西游记》的序曲最过瘾。

  在经历以上三个阶段后,我便严格控制音量,以免造成音箱振膜过度疲劳致损,导致破音。实际上在听那种“白噪音”“红噪音”“死亡金属”音乐时,已经发现音箱出现了卡顿和卟卟的声音。如此再三后,我就基本不放那种处处颠覆规则、微信群取消躁动不安的音乐了,如果那也算音乐的话。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手机出现的卡顿,通过蓝牙音箱播放出来。凡事都要适可而止,那种大幅度颠覆规则、制造噪声的音乐,虽属煲机的需要,也只能以耳朵刚好不能忍受为止。煲机无论对音箱、对手机和对耳朵都是一种刺激和调试,三者中还是以耳朵的承受力为基准,因为最终,音乐还是为了人的听觉的审美享受而存在的。

  (原题为《煲机的听觉盛宴》,刊于2019年7月4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综合版)

  这是“朝花时文”第1983期。请直接点右下角“写评论”发表对这篇文章的高见。投稿邮箱。投稿类型:散文随笔,尤喜有思想有观点有干货不无病呻吟;当下热点文化现象、热门影视剧评论、热门舞台演出评论、热门长篇小说评论,尤喜针对热点、切中时弊、抓住创作倾向趋势者;请特别注意:不接受诗歌投稿。也许你可以在这里见到有你自己出现的一期,特优者也有可能被选入全新上线的上海观察“朝花时文”栏目或解放日报“朝花”版。来稿请务必注明地址邮编身份证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未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联系我们,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文地址 http://www.hgfx0088.com/a/zhihui/20190717/53660.html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漫展网_互联网资讯_科技资讯

最火资讯